<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
          網絡文學評價的美學律令與歷史邏輯
          ——兼論恩格斯“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之于網絡文學評價的有效
          來源:《文學評論》 | 時間:2022年05月07日

          文/歐陽友權

          摘要:恩格斯提出的“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之于網絡文學評價具有廣泛的適應性和充分有效性。美學評價與歷史評價的邏輯環扣構成網絡文學評價本體的“魂”與“根”;廓清網絡評價對象的美與審美,關注歷史在線與文學在場,謹防美學缺席與歷史虛無,規制著網絡文學評價能否自覺踐行審美對歷史的文學承諾;走出“網文例外”的評價舒適區,避免“脫網談美”和“離文談史”,把握美學評價的“坐標”,勘準歷史評價的“錨點”,方能厘清網絡文學評價標準的內容邊界,從學理原點上建構網絡文學評價的美學律令與歷史邏輯。

          關鍵詞:網絡文學評價;“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美學律令;歷史邏輯;有效性

          網絡文學浩瀚的作品存量、巨大增量與薄弱的網文批評所呈現的“傾斜的文學場”,把網絡文學評價及其標準構建問題推向了學術前沿,而構建一種新型文學的評價體系和標準,首先需要找到它的理論邏輯和學術資源,以確保其學理建構的科學性和有效性。以“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為邏輯支點,探尋網絡文學評價的美學律令與歷史邏輯,不僅可以發現前者之于后者廣泛的適應性與有效性,還將為網絡文學評價的理論構建奠定堅實的思想基礎,在方法論上找到自己的“學術語法”。

          一、魂與根:美學評價與歷史評價的邏輯環扣

          以“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作為文學評價的標準,最早是由恩格斯提出來的。恩格斯1859年5月18日在《致斐·拉薩爾》的信中提出:“我是從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以非常高的、即最高的標準來衡量您的作品的!倍鞲袼箤ⅰ懊缹W觀點和歷史觀點”視為衡量作品的“非常高的、即最高的標準”,將其放在文學評價的首位,是因為這一標準有著涵蓋和統攝所有批評標準的高度和深度,既反映了文學作為意識形態的普遍規律,又體現了文學作為審美意識形態的特殊機制,對于開展文學批評活動具有原則規制和方法論上的“學術語法”意義。

          從學理上說,“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作為文學評價標準的邏輯根據在于:一切文學作品都應該是審美的作品,如馬克思所說的那樣是“按照美的規律來創造”的結果,因而理當用美學的觀點加以審視和評價,看它是否符合審美創造的規律,是否具有美的結構形態和形式韻味,能否充分地顯示美的本質、特征和魅力。文學評價的“美學觀點”,就是要對文學創作表現出來的美學觀念、審美態度、審美理想、審美趣味和藝術作品中的形象、形式、結構、語言、手法的審美特性、審美價值,做出合乎藝術審美規律的分析判斷,給出合乎美的規律的審美評價。并且,一切文學作品都是一定歷史條件下社會關系的產物,要評判一個作品有沒有較大的思想深度和歷史內容,從而衡定它有沒有社會功用和歷史價值,就必須要有歷史眼光和正確的價值觀。用“歷史觀點”實施文學批評,就是要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方法,去觀察、分析文學作品對現實、歷史、人物形象的描繪,以及文藝家對現實、歷史、人物的態度、觀念、思想傾向等,對其做出合乎歷史真實、合乎歷史規律的判斷和評價。文學批評可能有多種多樣的方法和標準,但“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是文學批評的“最高標準”,因為它作為批評的方法論和基本原則,制約著各種具體批評中的價值取向,可以指導各種具體的批評方法和標準,因而也是網絡時代的文學批評或網絡文學批評所必須堅持的原則和方法,成為展開正確有效的文學批評的思維導向和學術方法論原則。

          在藝術哲學的意義上,我們還可以對文學評價的“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做更為細致的內涵分析。

          首先,美學作為文學評價的觀念律令,是發掘作品價值的哲學依據。美學是藝術哲學,美學研究的主要對象是藝術,而藝術審美所需要的價值“臨場”就不能沒有哲學評估和思想疏瀹!懊缹W之父”鮑姆嘉通(A.G. Baumgarte)最早把美學界定為“感性學”(Aesthetic)就是要在哲學體系中“給藝術一個恰當的位置”。黑格爾更是把藝術視為美的最高和最典型的形態,認為美學就是“美的藝術哲學”。海德格爾(M. Heidegger)致力于對“存在”的詩化張揚,他的解釋學的現象學哲學由生存之“畏”轉向“詩意的棲居”,把藝術(詩)作為“真理對存在者去蔽”而進入“澄明”之境的必由之路,認為藝術作品的存在就是此在進入本真生存狀態而顯現的真理,藝術與“思”從存在之中延展出來,成為確證“此在”(Dasein)、走出隱藏的“解蔽”的美學。正因為藝術(文學、詩)與美學有著如此深邃和綿密的哲學關聯,當我們試圖評價和把握文藝作品、文藝現象和文藝問題的時候,就不能沒有美學的標準、美學的方法論規制 ,因為只有從這里入手,我們才有可能揭示文學的美學內核和一個文學作品的審美價值。

          其次,歷史評價關涉文學的價值本體,為文學批評的“圖-底”關系提供堅實的意義“基座”。法國思想家?拢∕.Foucault)在《詞與物》中說過:“歷史主義是為了自身而強調在大寫的歷史與人文科學之間起作用的永久的批判關系這樣一種方式!蔽膶W的歷史評價就是要在“文學”與“歷史”之間確立起這樣一種“批判關系”。文學是記錄人類感性生存的歷史,以歷史的維度評價文學,可以達成文學審美價值與歷史邏輯的統一。韋勒克(R.Wellek)在《文學理論》一書中說:“我們要研究某一藝術作品,就必須能夠指出該作品在它那個時代的和以后歷代的價值。一件藝術品既是‘永恒的’(即永久保有某種特質),又是‘歷史的’(即經過有跡可循的發展過程)!彼堰@種時代的、歷史的眼光稱之為“透視主義”,它能夠“把詩,把其它類型的文學,看作一個整體,這個整體在不同時代都在發展著,變化著,可以互相比較,而且充滿著各種可能性”。作者引用科林伍德的話說,有了“透視”歷史的眼光,一個人就將“知道莎士比亞之所以成為一個詩人的原因,也就是等于默認他知道斯坦(G.Stein)到底是不是一個詩人,假如她不是詩人,又何以不是”。要區分詩人與非詩人、作品與好作品,需要把對象放到歷史發展和文學積淀中去考察和檢驗,只有具備透視歷史的視野和情懷,作家才能創作出有歷史和時代價值的文本,批評家只有獲得洞悉歷史的眼光和感應時代的能力與胸襟,才能以歷史的、發展的、時代的價值理性,把握作品的意義旨趣和作家的歷史(含文學史)地位,使自己的評價建立在“大地的基座”之上,進而在歷史評價與文學現實的“圖-底”關系中,贏得切中肯綮的價值判斷。

          第三,只有秉持“美學評價觀點和歷史觀點”的統一,才能達成“魂”與“根”的邏輯互證。對于文學評價而言,美學維度與歷史維度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是不可分割的整體性存在。如果說前者是文學批評需要把握的價值之“魂”,后者則是一種批評的價值確權之“根”,二者的邏輯互證將鑄就文學評價價值的整體環扣。這是因為美學評價既取決于文學與現實審美關系的把握程度,也取決于評價主體對這種“審美關系”的歷史認知能力,批評家的美學觀念、審美態度、審美理想、審美趣味,他對作品審美特性、審美價值的分析判斷與評價,是建立在一定歷史條件、一定社會關系、一定歷史觀念基礎之上的,并據此評判一個作品思想深度和歷史內容,以及它的社會功用和歷史價值,因而美學評價的“魂”需植入歷史評價之“根”中;同樣,文學的歷史評價不是游離于藝術審美的那種“歷史學科”式的歷史評價,而是運用唯物史觀去評價作品對歷史、對現實、對人生和人性的藝術描繪,從美學立場和審美的視角對文學形象的歷史真實與歷史價值,做出合乎歷史規律和審美特性的判斷和評價,讓歷史之“根”蘊含于美學之“魂”中,讓二者互融互滲又互為表里,相互支撐又相互激發,構成一種整體性的觀念自洽與邏輯周延,達成美學分析、歷史評判與文學作品思想藝術價值的統一。這樣的評價,即如?略谡摷啊叭宋目茖W的考古學”時所說的,它必將有助于“重新發現人類認識和理論的可能基礎,知識得以在其中確立的秩序空間,并為觀念的顯現、科學的確立、經驗的哲學反思和合理性的塑成和消失提供歷史先天性基礎”;與此同時,“審美之維作為一種對自由社會的量度”,既需要批評家立基于現實、承載著歷史、賡續于文化,還需要從現實、歷史和文化傳承中找到作品的價值支持模式,讓文學審美循著歷史的足跡形成應有的價值判斷,這也就是馬爾庫塞(H. Marcuse)引用尼采的話所說的:“美的東西是邏輯的東西的鏡子,也就是說,邏輯的規律是美的規律的對象!

          二、網絡文學評價:踐行審美對歷史的文學承諾

          網絡文學評價要不要堅持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的統一,或需不需要美學律令與歷史邏輯相一致,并不是一個不辯自明的問題,而廓清這一問題的前提,則取決于另一個前提條件的確立——網絡文學是否具備美學與審美的藝術特性,以及是否具有蘊含歷史內容與歷史價值的藝術品格。之所以會質疑這個前提,原因有二:一是從歷史層面看,網絡文學創作是在賽博空間書寫的虛擬現實,其表現的對象(如玄幻的故事、穿越的時空、“換地圖”敘事等)、“造!钡娜嗽O(如瑪麗蘇、廢柴逆襲、霸道總裁、女尊、白蓮花、傻白甜、直男癌、中二等)和表達技巧(如平視審美、金手指、打怪升級、架空、種田、YY、CP等)均與真實的歷史與客觀的現實無涉,至少是若即若離或相距甚遠,無從達成文學評價的“知人論世”或“以意逆志”;二是從美學層面看,網絡文學是一種大眾文學、通俗文學,主要以爽感代入“殺時間”,供人們消愁解悶、打發閑暇,其快感大于美感、娛樂多于品鑒的特質,少有“澄懷味象”“滌除玄鑒”的藝術超越和“余味曲包”“遷想妙得”的審美滋味,要對其做美學評價難免無從置喙、“靶的”錯位。有持此見,正是對網絡文學存在誤讀或誤解的表現。事實上,只要是走近并走進網絡文學,剔除對網絡文學的“污名化”誤判就不難發現,新興的網絡文學雖然總體質量尚不足以與積淀千年的傳統文學相比肩,但它自身的不斷進步卻是顯而易見的,并不都是那么低端和不堪。浩瀚星漢,終有北斗,恒河沙數,豈無沉金!那些由“文青”精心操觚的上心之作,如《悟空傳》(今何在)、《誅仙》(蕭鼎)、《網絡英雄傳》(郭羽、劉波)、《贅婿》(憤怒的香蕉)、《孺子帝》(冰臨神下)、《匹夫的逆襲》(驍騎校)、《回到過去變成貓》(陳詞懶調)、《詭秘之主》(愛潛水的烏賊)、《劍來》(烽火戲諸侯)、《萬族之劫》(老鷹吃小雞)《大奉打更人》(賣報小郎君)、《穩住別浪》(跳舞)……這個名單可以列出很長,相對于堪稱浩瀚的網文作品,這些上乘之作所占比重也許不大,但它們散發的文學光芒,卻可以照亮批評家的思維之路——網絡文學批評依然可以并應該堅守“美學觀點與歷史觀點”的基本原則,在網絡平臺的文學海洋披沙煉金,用有見識的評價建構美學對歷史的文學承諾。數字化的傳媒可以改變文學的創作手段和傳播方式,卻并未改變文學承載歷史、干預時代、以形象塑造表征人與現實審美關系的本質;并且,媒介的更替還將為文學開辟新的媒介詩學,創生新的審美空間。因為如美國傳媒文化學者凱爾納(D.kellner)所說:“新的媒體和計算機技術是雙重化的,可以產生相互矛盾的效應。一方面,新的媒體技術提供了更為多樣化的選擇、更多的文化自治的可能性,同時為另類文化和觀念的涉入打開了更多的通道!

          具體來說,網絡文學評價要建構美學對歷史的文學承諾,需要評價者選點發力。譬如:

          首先是要廓清網絡評價對象的美與審美。無論是表現世俗化的生活,還是描寫玄幻式的圖景,網絡創作的終極目標都是要為讀者提供一種有著人文關懷和精神愉悅價值的文學文本,作家的創作動機中都將自覺不自覺地蘊藏著審美的沖動。不信天上掉餡餅(劉豐)在談到《重生之衙內》的創作時說:“我給大家勾勒的,其實是一個美好的夢想,一個不可能存在的烏托邦。但我還是要寫,要去謳歌一些美好的品德。我們已經失去了太多的東西,不能再失去理想,如果萬一連理想都破滅了,那么,我們至少還剩下夢想!焙芏嘧骷叶际沁@樣,他們知道,自己的理想抑或夢想可能只是一個“不可能存在的烏托邦”,但他們依然愿意去描寫和表現它,一方面可以去謳歌人世間“一些美好的品德”,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表達自己心底某些美好的期冀,美與審美始終是網絡作家創作的重要動機,是他們不變的承諾。這是文學作品美與審美的邏輯原點,我們的文學評價就是要把握住這個原點,分析作家是如何表現它的,以肯定它的正面價值,厘清網絡作品美的內涵與創新性的審美方式。有研究者在評價憤怒的香蕉的歷史架空小說《贅婿》時寫道:“若以網絡類型小說的標準而論,《贅婿》無愧為歷史文的‘大成之作’。其‘大’在于規模宏闊,結構復雜。中國古典小說中,《紅樓夢》寫家宅,《水滸傳》寫江湖,《三國演義》寫天下!顿樞觥穭t以超長的篇幅和極大的抱負‘囊括’之。從家宅起筆,后破家入江湖,再進入廟堂,并超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陳舊史觀,借革命歷史小說的勢能,探討早熟的中華文明在穿越者的推動下是否有自我更新的可能。其‘成’在于形象豐盈,情緒飽滿,語言妥帖!顿樞觥分姓嫒迮c俠女,偽士與小人,時代大潮中的各樣人等,無不畢肖,讓人留下印象的人物數以千計。作者更長于一點點積攢情緒,并在反復醞釀激蕩中將之推向巔峰。書中成功的大高潮便不止兩三處。以八年之功‘苦更’一部如此成就的‘練筆之作’,足以讓人對香蕉抱以‘大師作家’的厚望!边@里以“大成之作”“苦更”評之,不僅抓住了《贅婿》的卓異之處,也要言不煩地點明了小說在形象、情感、語言等方面的特點和審美價值。

          其二,關注“歷史在線”時的“文學在場”。網絡文學評價中歷史評價不可脫離或背離美學評價,這里的重點已不是“歷史在線”,更在于“文學在場”。如果批評家只在“寫什么”上糾纏,不能在“怎么寫”上著力,很可能讓評價“一腳踏空”,失去美與審美的文學支點,無從讓自己的評價實現美學之于歷史的文學對接。馬季在評價《明朝那些事兒》時曾分析道,明朝是個深藏機鋒的話語場,作者當年明月以自己的觀點講述歷史,并借用歷史事件折射現實問題,在敘事上找到了自己的空間。比如,小說的題目就以輕松、隨意和閑適的姿態,努力消解對歷史沉重閱讀的畏懼,暗合了網絡時代的文化心理訴求,他寫道:“當年明月所以能夠走紅網絡,原因在于他使用了現代讀者能夠接受的敘事方式,把那些已經既定的歷史人物形象‘激活’,也就是說,這部作品的創新性不是運用架空、重塑等表現手法,而是實現了敘述方式的轉換——把重的歷史變為輕的故事,把嚴肅的考據變為生動講述——體現出網絡平臺新的讀寫關系!薄睹鞒切┦聝骸肥窃凇熬W絡文學十年盤點”中入選“網絡小說10年10部佳作”的作品,它是“歷史”的、寫實的,卻又是“文學”的、審美的,“講歷史的方式”是它的“爽點”,把“重歷史”變為“輕故事”是它特色,把“嚴肅的考據”演繹為“生動的講述”是它的魅力,文學的歷史評價和美學評價就因為“文學在場”而讓“在線的歷史”變得生動有趣又熠熠生輝。

          這里的“歷史在線”不單是指歷史題材的作品,寫現實題材乃至任何題材的網絡作品都有一個“歷史”的問題,實即歷史觀、世界觀、人生觀中的價值觀表達,亦即如何用文學化的“在場”手段藝術地表現歷史觀、世界觀、人生觀中的價值立場。如蝴蝶藍的《全職高手》是網絡小說中的首部“千盟書”,雖是現實題材的網游文,依然有一個“歷史在線”的問題,因為今日的現實即是明日的歷史,昨日的生活便是今日歷史,縱是幻想類題材也是經由藝術想象“變形”了的歷史,任何題材創作都有一個如何“接地氣”地表現人生、人性與社會的歷史,從而展現人與現實之間的審美關系,達成“精神在場”的價值站位問題。有文章在評價該作品時談到,《全職高手》藝術地呈現了三重世界:“瑰麗奇幻的網游世界、市井氣濃的現實世界和崇尚體育精神的電競世界,以及這三重世界之間的復雜交錯的關聯。且語言風格歡快詼諧,具有網絡聊天式的現場感,與整個故事背景融會貫通!痹谄饰鲈撔≌f“4V5團隊攻防戰”的細節時,該文寫道:“作者以武俠小說式見招拆招的筆法對比賽過程進行了最大程度的視覺表現,又以體育比賽轉播的全景視角,在選手、觀眾和賽事解說員之間來回切換,同時給予各個人氣角色以充分的表演時間,并準確地拿捏住了每個人的性格與語言特征!比绻f對小說“三重世界”的描述屬于“歷史在線”,那么對人物性格特征、作品語言表達和場景細節的風格化評價,則成為該小說“文學在場”的表征。而前者“在線”與后者“在場”,以“文學在場”表達“歷史在線”,二者交融互滲、彼此映襯、相得益彰,正說明創作者在努力踐履審美對歷史的文學承諾。

          其三,謹防美學缺席與歷史虛無。恩格斯把美學觀點與歷史觀點的評價標準視為“最高的標準”,在于堅守二者并重、二者統一需要較高的思想站位和長遠的理論眼光。特別是在文學日漸被消融于文化消費、人文科學備受商品化沖擊的數字化技術霸權時代,現代性危機加劇了傳統批評標準的歷史合法性危機,恩格斯當年提出的批評觀是否仍然有效、是否仍然需要堅持,并非是毋庸置疑的。特里·伊格爾頓(T.Eagleton)在《理論之后》一書中說:“人文科學或‘文化’,是敏感地顯示現代性整體危機的所在。文化涉及禮儀、社群、想象力的創造、精神價值、道德品質以及生活經驗的肌理,所有這些都陷入了冷漠無情的工業資本主義重圍之中!蔽覀兊木W絡文學建基于工業技術,受控于文化資本,是傳統文學危機下被技術招安的“文學遺孀”——一方面受惠于傳統的基因,同時又試圖擺脫傳統的羈絆,成為現代性危機中的文學拯救者。此時在網絡文學評價中出現美學缺席或歷史虛無,也就容易從或然性中滋生出某種合理性。由于網絡文學通常被歸入通俗性大眾文學,置于前景的“爽文”和“代入感”容易拉低人們對它的評價尺度,降低評價主體的觀念站位,用類似巴赫金“狂歡化”思維方式來“矮化”理性化的美學思維結構,在評價中重視笑謔性語言環境和話語交際分析,乃至用“瀆圣思維”或“脫冕本位”為網文作品的美學缺席尋找借口。這在實際的網絡文學評價中通常會有三種表現:

          一是癡迷“故事秀”。網絡創作是以“講故事”為敘事目標的,特別是網絡類型小說,往往是以密集的故事橋段、銜接緊湊的“升級式”人設來延伸故事,動作性、緊張感、奇異性,成為創作的基本技法,因而評價這樣的作品很容易陷入作者設置的“故事玩伴”,而無暇思考“如何更藝術地講故事”和筆端故事的“審美值”,讓自己的評價淪為“故事秀”的闡釋者,而不是美學評價的反思者、評判者。

          二是熱衷“小白文”。網絡“小白文”通常是指情節簡單、文字淺顯、思想淺白、橋段老套卻內容臃腫、語言“灌水”的小說。這類作品只有文字沒有文筆,作品好讀卻缺少營養,為了情節和人設,常常犧牲邏輯自洽,扮豬吃虎,瘋狂打臉,但節奏明快、主角存在感強,對文化程度不高的讀者特別是涉世不深的青少年,是一種難以抵抗的“調味幻劑”。評價這類作品,容易從“大眾化”“喜聞樂見”方面給予肯定性判斷,而忽視由于“思想膚淺”造成“文字淺白”的無效表達,將應有的審美尺度“下沉”到“可讀性”層次。

          三是放縱“套路控”。與類型化故事相關的是寫作“套路”,定格化的套路是類型小說的“招牌”,靠它來實現閱讀市場的細分與拓展,形成文學消費的“趣緣社區”。特別是以玄幻為主體的幻想類小說,故事主線一般都圍繞“主角成長、變強、升級和逆襲”展開,即“升級打怪拾寶貝,仙界神譜換地圖”或“光環神技開外掛,仙佛妖魔隨便殺”之類,如網友總結的:九星連珠,天出異象,一個身世凄苦的少年,得到上古魔神的傳承,擁有了超人力量,在眾多手下的追隨下,且看他如何一天天強大,終而廢柴逆襲,建立起自己的帝國,并找尋自己的身世,橫掃滿天神佛,虐殺妖魔,并收獲幾個絕色佳人……

          其實,“套路文”并非一無是處,它是始于創新而終于模仿的。有研究者指出:“套路是對一種流行類型文核心快感模式的總結,是一套最易導致成功的成規慣例和寫作策略”,“只不過,網文套路的配方是開放式的,有開創者,沒有專利擁有者,是在無數‘跟進’創作者的積累中自然形成的,是一種集群體智慧的文學發明。這些扎扎實實的類型套路構成了網絡文學的‘核心資源’,是建造這座金字塔的基石!笨磥,類型小說的“套路”是有一定審美價值的,它在網文生產時代集群式出現有其歷史的、文學的必然性,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談到:“類型小說的‘套路’敘事,是網絡創作藝術適配創新性的價值選擇!钡脖仨毧吹,網絡文學評價可以且應該對類型化的“套路”做出貼近文本的藝術分析和應有的價值判斷,同時也不要高估其價值而忽略“套路”創作的局限和對于藝術創新的掣肘,謹防“套路控”式沉浸而拉低自己的審美眼光。因為畢竟,套路是一種固定的模式,而“套路”和“模式”實乃文藝創新之大忌,因而對它的藝術局限性不能不有所警惕。事實上,那些被許多網友譏嘲的網文套路如“腦洞大,代入強,一路爽”之類,已構成網絡創作的“短板”,“反套路”創作的出現正是對“套路”的技術反撥,網絡文學評價不能因“套路控”而招致美學缺席。

          歷史虛無即掩蓋、虛化、否定或曲解歷史真相,也稱“歷史虛無主義”,其基本含義是指不加分析而盲目否定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過程,甚至否定歷史文化,否定民族文化、民族傳統和民族精神的歷史觀點和思想傾向。這在文藝創作中表現為打著所謂“讓歷史更生動”“讓人物更豐滿”“讓人性更真實”的旗號,或者遮蔽、回避、歪曲歷史事實,用虛假的東西替代客觀存在的歷史現象和歷史問題;或者把復雜的歷史“濃縮”為個人心酸曲折的生活史,以個別人物的不幸命運史取代波瀾壯闊的“宏大歷史”;或者是以創作者個人情感、價值好惡來放大某些歷史細節,沉湎于個體情感而無視歷史的總體意義,把民族記憶蛻變為個體濫情,把歷史中的悖論進行夸張性展露等等。在網絡文學中,歷史虛無主義通常表現為調侃崇高、消解經典、顛覆歷史。如《閃閃的紅星之潘冬子參賽記》將經典電影中的小英雄潘冬子描述成了一個整日做明星夢的富家子弟,胡漢三反倒成了裁判冬子比賽成敗的大評委……這類調侃、戲說歷史的傾向,無疑會對青少年的價值觀和審美觀帶來危害!霸谀承┚W站,否定中華文明、歪曲民族歷史的現象被堂而皇之地貼上了‘還原歷史真相’的標簽;在微博微信圈內,詆毀民族英雄形象、丑化人民群眾的言行更是屢見不鮮!辈捎镁W絡語言、抖機靈段子、逗樂笑話等方式,把歷史簡單化、符號化、粗鄙化,把否定歷史當時髦,拿崇高史實開玩笑、拿英雄人物開涮的事情在某些網文作品中并不鮮見。網絡文學評價要堅持“歷史的觀點”,就應該旗幟鮮明地抵制“三俗”,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引導網絡作家樹立正確的歷史觀、人民觀、英雄觀!皻v史給了文學家、藝術家無窮的滋養和無限的想象空間,但文學家、藝術家不能用無端的想象去描寫歷史,更不能使歷史虛無化。文學家、藝術家不可能完全還原歷史的真實,但有責任告訴人們真實的歷史,告訴人們歷史中最有價值的東西。戲弄歷史的作品,不僅是對歷史的不尊重,而且是對自己創作的不尊重,最終必將被歷史戲弄。只有樹立正確歷史觀,尊重歷史、按照藝術規律呈現的藝術化的歷史,才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才能立之當世、傳之后人!边@是網絡文學創作、特別是歷史題材創作要遵循的基本原則,也是網絡文學評價應該擔負的歷史責任。

          三、“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觀念、坐標與“錨點”

          如果說“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對于網絡文學評價具有觀念的適應性和功能有效性,那么將其施之于網絡文學評價過程時,就不能停留于“學術語法”的體認,而需要有評價實踐的持守。要做到這一點,首先需要走出兩個觀念誤區,以確立美學評價的坐標和歷史評價的“錨點”。

          一是走出“網文例外”的評價舒適區。這個“舒適區”以“網文例外”為由,繞開網絡文學評價必須持論的美學律令和歷史邏輯,回避“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對于網文批評的意義規制,而將其視為一種媒介傳播的技術行為,對它做大眾娛樂和粉絲經濟的表象分析,進而把網絡文學評價當作“泛娛樂文化”的觀念副產品。

          滋生文學評價中“網文例外”是有其現實原因的。在現象學的意義上——無論是經驗事實,還是“純粹意識內的存有”,網絡文學確有例外,主要是在文學本體意義上存在“例外”——網絡文學形成了自己顯性與隱性并存的本體結構。其“顯性結構”如數字化的媒介賦型和比特敘事,間性主體的欲望修辭,賽博空間的虛擬真實,電子文本的藝術仿像等;而“隱性結構”如對文學慣例的置換,文學話語權的民間立場,文學性的祛魅與返魅,文化表征的“圖-底”關系,以及對精神價值的新賦能等!半[性存在是顯性存在的去蔽,是現象學‘回到事物本身’的本真闡明,對它的揭示就是網絡文學進一步展示自身并隨之揭示自身本體價值的澄明過程!笨梢哉f,無論是就外在表征還是內在特性和功能,網絡文學的出現都是文學的一次洗禮,一次轉型,一種超越,但它是否意味著這一文學已經“轉”到文學以外的什么類型,或“超越”了文學之為文學的基本品質和邏輯原點呢?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我們看到,大量的網絡文學作品,特別是那些質量上乘、影響廣泛的優秀之作,不僅擁有網絡的特點、適應閱讀市場需求,同時還具有獨到的美學品格和思想藝術價值,評價它們是不可“例外”而忽視其“文內”的。月關的《回到明朝當王爺》寫現代人鄭少鵬穿越到明代成為秀才楊凌,時值明朝正德年間,宦官專權,文官亂政,倭寇橫行,海匪猖獗,韃靼襲擾邊廷,楊凌偶遇正德皇帝,無意間成為朋友,讓他有機會進入朝廷權力中樞。小說著意描寫的不是一個現代人回到古代玩轉歷史的奇異故事,而是一個身為中華民族子孫,看到國家飽受欺凌,百姓苦不聊生而被激發的歷史使命感,他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識改變明朝歷史格局雖為文學虛構,體現的卻是一個華夏子民大義擔當、扶危濟困、勵精圖治的民族責任感。讓正確的歷史觀寓于豐富的歷史想象,用頗具創意的文學手法釀造出富于“爽感”的文學文本,正是我們評價這部小說的最大“抓手”,而“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恰是解讀小說的一把“鑰匙”。齊橙的《大國重工》深度反映在改革開放背景下,我國重工業從引進、吸收到趕超的歷史進程,作者說:“工業技術、典型人物與典型情節、宏觀政策背景,構成了《大國重工》的基本元素。我的創作工作,就是把這些元素融合起來,使之具有藝術性、可讀性。為了讓更多的年輕讀者能夠接受這樣的內容,我需要組織更加活潑的文字,引入互聯網上的各種‘!,把時代元素與嚴肅主題進行完美的組合!币粋國家重工業的歷史進程里蘊含了“時代元素與嚴肅主題”,又運用“更加活潑的文字”使其具有藝術性和可讀性,評價《大國重工》繞不開這個主脈,抓住了這個“!,就把握住了作品的審美內涵和歷史價值,也就走出了“網文例外”的評價舒適區。

          二是避免“脫網談美”和“離文談史”。如果說評價網文確有“例外”,那將不是指評價網絡文學無關乎美學評價和歷史評價,而是說美學評價不得脫離網絡的特性,進行歷史評價時不可背離文學的特點,這種避免“脫網談美”和“離文談史”的基本立場,便是在堅持“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時所要秉持的另一種“網文例外”。網絡文學的美與審美是在網絡媒介中實現的,技術媒介不僅是文學創作工具,還是藝術審美的“生產車間”和本體平臺,離開“網絡”去評價網絡文學,失去的不只是這一文學的“美”的認知,還有網絡文學本身。比如,網絡媒介的交互性形成的“主體間性”矯正了傳統文學“聆聽”與“教喻”關系,讓“讀-寫”互動成為創作的“過程驅動”,粉絲對文學生產的影響和干預成為網絡文學為何創作、何以創作、為誰創作的內在規制,它們將傳統文學前置的“作家為王”轉變為后置的“讀者中心”,將昔日的“典型人物”“宏大敘事”“意境釀造”“藝術想象”,讓渡給網文作品的“嗑CP”“廢柴逆襲”“金手指”和“YY”的代入感,由此衍生出網絡文學的“爽文學觀”“平視審美”和“瀆圣思維”等等,它們不只是美與審美的世俗化“下沉”,還是文學美與審美的范式轉換,這正是在評價網絡文學時不得“脫網談美”的現實語境。馬季曾論及不可脫離“網絡”來談論網絡文學審美特性的三個原因:一是介質的不斷變化、升級,讓速度更快,功能更強大,創作和閱讀更便捷,與紙媒的“千年一變”形成鮮明的對比,網絡文學的美與審美均是適應這種變化的產物;二是受眾人群的流動性所致,“網絡文學奉行‘眼球有價,點擊成金’的原則,一個作家是否受歡迎,不是根據評論家的態度,也不是看媒體的臉色,而是取決于讀者,讀者的點擊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會決定了一個作者的‘命運’!比亲髌返耐|化傾向被忽略,人人取而用之的手法,受眾耳熟能詳的語言與結構,無法產生具有獨特性的作品,碎片化閱讀模式容忍了淺閱讀的滋生和存在是無可奈何的現實,也是網絡文學變革中不確定性的重要因素。于是,我們在評價網絡文學時,既要有“文學”的標準,也需遵循“網絡”的特性。在這里,“網絡”不是對“文學”的限定,“網絡文學”本身就是一個獨立而自洽的本體存在,據此秉持的“美學觀點”才能真正把握網絡文學的美學律令。

          網絡文學的歷史評價并不是狹義的做歷史事實或歷史事件評判,也不是要對事物做史識、史論分析,而是堅持一種唯物史觀、歷史價值觀、人類世界觀和社會人生觀的評價立場和持論眼光;并且,這種評價不是脫離文學、游離藝術審美的歷史評價,而是融入文學想象、基于藝術審美的歷史評價;或者說是對一種文學化描寫的歷史內容予以價值判斷,而不是對狹義歷史敘事的歷史評價。一個文學作品如果沒有了藝術表現力或審美感染力的浸潤,任何歷史觀、價值觀、世界觀和人生觀都將是非文學的、沒有藝術血肉的高頭講章!半x文談史”的“文”不是文字,而是文學,是藝術的表達和審美的魅力,這便是網絡文學評價中不得“離文談史”的本意。我們不妨以蔣勝男的歷史小說說明之。網絡作家蔣勝男陸續創作了《鳳霸九天》《洛陽三姝》《羋月傳》《權力巔峰的女人》《鐵血胭脂》《燕云臺》《衡量天下》等一系列表現“女性大歷史”的網絡小說,試圖“從女性這一特定性別身份書寫強調女性作為歷史和文明史締造者的功績”。為了將女性在文明史中的被迫缺席改為強力在場,“作者專意書寫史書上實有的杰出女性,試圖將被驅逐和被壓抑的女性歷史進行一定程度上的‘修復’和‘還原’,并以此來確證女性在人類文明史上做出的卓越貢獻!睘榱吮磉_這樣的女性觀和歷史觀,作者用生動的筆法演繹歷史傳奇,塑造了羋月、蕭燕燕、劉娥、沒藏、鄭三嫂、呂碧城等一系列擁有睿智頭腦、壯志雄心和性別自尊的鮮活女性人物,通過不同朝代女性的文學書寫,將王朝歷史、世情百態與個人情感和人文倫理結合起來,讓我們看到動蕩歷史覆蓋下的人類之愛和情感之殤,以及女性堅韌的精神質地和生命本色。有研究者這樣評價蔣勝男女性歷史小說:“作者以史家的氣度與抱負來結撰宏大歷史的藝術追求——在‘補正史之闕’的寫作目的下,采用‘紀傳體的敘事技巧’來描摹歷史上的風云人物。這種宏闊的視角與探源文明的雄心魄力奠定了其小說宏大的修史格局。因此,小說中的女性人物不再局限于閫闈,而是融入廣闊的外部世界,在政治、歷史、文化巨變時代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憋@然,以“文”寫史(既有狹義的歷史也有廣義的社會歷史內容),寓“史”于文,正是蔣勝男網絡歷史小說成功的關鍵,評論家所要秉持的“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均可從這里找到理想的“切口”。

          在辨析了兩個認知誤區后,我們要做的是廓清“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適于網絡文學評價的內容邊界,以確立美學律令的“坐標”和歷史邏輯的“錨點”。

          如前所述,所謂“美學觀點”,就是從美與審美的角度對網絡文學進行藝術評判,以確定其藝術水準和審美價值。如果以“美學”的坐標進行指標細分,首先要考察一個作品閱讀爽感的代入性。網絡文學作為大眾化通俗作品,其所滿足的是千百萬網民粉絲的“娛樂剛需”,需要通過“抓人”的故事吸引讀者,激起情感的共鳴,在人物、情節、細節和語言、結構、表現手法等方面具有滿足“爽感”的完美度。這兩年備受好評的小說如《詭秘之主》(愛潛水的烏賊)、《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言歸正傳)、《大奉打更人》(賣報小郎君)等,它們能以“頂流”獲得超高人氣,就在于用“爽感”將讀者“代入”故事,這是網絡文學審美的入門功夫。然后要看網文作品的文學創新力,包括藝術構思的創意能力,題材類型“出圈”的拓新能力,多媒體、超文本、互動接龍或AI創作的藝術表現力,以及風格化的作品標識等,以此把一個作品與其他作品區分開來。美學評價還有一個指標是看作品的藝術生命力,這是在一個更為廣泛的時空里考察作品是否具有“永恒的魅力”,成為“立得住、傳得開、留得下”的時代精品或歷史經典。網絡文學歷史短暫,那些榜單之作、口碑小說能否成為經典尚需假以時日,它意味著在對網絡文學作“美學觀點”評價時,既要有現實尺度,又要有歷史眼光,也說明恩格斯提出的“美學觀點和歷史觀點”不是割裂的、互不相干的,而是相互關聯、彼此融通的。

          網絡文學評價的歷史邏輯“錨點”在唯物辯證法的哲學觀和歷史觀,其內容一是看作品能否以“莎士比亞化”的生動描寫去記錄人類文明的足跡,把握人類社會的歷史走向,謳歌社會進步的正面力量,正確地評價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這對于那些歷史題材小說的評價如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酒徒的《大漢光武》《隋亂》、月關的《醉枕江山》《夜天子》等尤為重要。二是看作品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廣度和真實度上,能否達到如恩格斯所說的“較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識到的歷史內容,同莎士比亞劇作的情節的生動性和豐富性的完美的融合”。例如,阿耐的小說《大江東去》講述1978到1992年間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作者選擇國企、集體企業、個體企業和外資入華企業的先行者們在變革浪潮中不斷探索和突圍的浮沉故事,全景展現了改革開放30年中國經濟和社會生活變遷,深度揭示歷史轉型期平凡人的命運,評價這樣的作品就需要在反映生活的深廣度上把握其歷史邏輯的“錨點”。三是思想境界上看網文作品對國家民族的擔當,踐履文學創作的歷史責任,以評判其真善美的價值引導和歷史文明的文化傳承等?傊,把握美學評價的“坐標”,勘準歷史評價的“錨點”,需要從作品實際出發,在細密的文本解讀中,進行藝術分析和歷史評判,評估其如何踐履審美對歷史的文學承諾,以此從學理原點上建構網絡文學評價的美學律令和歷史邏輯。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理論與實踐研究”(項目編號16ZDA193)的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 據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統計,2020年,我國網絡文學全年新增簽約作品約200萬部,全網作品累計約2800萬部,全國文學網站日均更新字數超1.5億,全年累計新增字數超過500億。見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2020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文藝報》2021年6月2日,第3版。

          2. 據中國網絡文學年鑒統計,2020年我國共有148家專業學術刊物刊發網絡文學理論與批評相關論文285篇,其中CSSCI期刊論文89篇。出版網絡文學理論批評著作31部,年度以網絡文學為選題的碩博學位論文57篇。見歐陽友權主編《中國網絡文學年鑒(2020)》,第九章理論與批評,第286頁,新華出版社2021年版。

          3. 恩格斯:《致斐·拉薩爾》,《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下,第347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4. [法]米歇爾·?拢骸对~與物——人文科學考古學》,莫偉民譯,486頁,上海三聯書店2001年版。

          5. [美]韋勒克、沃倫:《文學理論》,劉象愚等譯,第36頁,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4年版。

          6. [美]韋勒克、沃倫:《文學理論》,劉象愚等譯,第37頁,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4年版。

          7. [法]米歇爾·?拢骸对~與物——人文科學考古學》,莫偉民譯,譯者引語,第2頁,上海三聯書店2001年版。

          8. [美]赫伯特·馬爾庫塞:《審美之維》,李小兵譯,第101頁,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年版。

          9. [美]赫伯特·馬爾庫塞:《審美之維》,李小兵譯,第101頁,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年版。

          10. [美]道格拉斯·凱爾納:《媒體文化——介于現代與后現代之間的文化研究、認同性與政治》,丁寧譯,第29頁,商務印書館2004年版。

          11. 劉建勇:《專訪“不信天上掉餡餅”:“寫作讓我朋友遍天下,真的很棒!”》,《瀟湘晨報》2020年6月13日A07版。

          12. 邵燕君、薛靜主編:《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典文集》,第42頁,漓江出版社2019年版。

          13. 馬季:《網絡文學透視與備忘》,第41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年版。

          14. 在網絡文學線上閱讀市場,打賞作品超千元的讀者叫“盟主”,盟主達到千人的作品叫“千盟書”!度毟呤帧肥鞘撞棵酥鬟^千人的網絡小說,所以叫“千盟書”。該小說2011年2月28日首發于起點中文網,2014年4月28日完結,截至2016年3月25日,《全職高手》已有1690個盟主,創下了當時網文盟主的新記錄。

          15. 邵燕君、薛靜主編:《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典文集》,漓江出版社2019年版,第269-270頁。

          16. [英]特里·伊格爾頓:《理論之后》,商正譯,商務印書館2009年版,第80頁。

          17. 邵燕君:《網絡文學的“斷代史”與“傳統網文”的經典化》,《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2019年第2期。

          18. 歐陽友權:《網絡文學價值的三個維度》,《江海學刊》2020年第3期。

          19. 陳定家《網絡文學批評中的歷史虛無主義漫議》,《文藝報》2017年4月17日,第3版。

          20. 習近平:《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新華社2016年11月30日,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1/30/c_1120025319.htm.

          21. “純粹意識”是現象學家胡塞爾(E.G.A.Husserl)在《純粹現象學通論》中提出的核心概念,“純粹意識內的存有”為德國數學家菲利克斯·克萊因(F.C.Klein)對胡塞爾“現象學還原”的解讀,見克萊因《古今數學思想》(四),申又棖等譯,第52頁,上?茖W技術出版社1985年版。

          22. 從本體論看,“媒介賦型是載體,比特語言是文本敘事的工具,間性主體的欲望修辭是網絡寫作的人本前提,在線性的虛擬真實構成賽博空間的書寫內容,而電子化作品的存在范式則完成了從紙介書寫向數字化文本的藝術轉換。這些要素間的有機融合與脈理滲透,就構成網絡文學本體存在的基本內容!币姎W陽友權《網絡文學本體論》,第26頁,中國文聯出版社2004年版。

          23. 歐陽友權《網絡文學本體論》,第28頁,中國文聯出版社2004年版

          24. 齊橙:《記錄一段恢弘的工業史》,《文藝報》2019年1月28日,第8版。

          25. 馬季:《網開一面看文學:中國網絡小說批評》,第67頁,中國書籍出版社2021年版。

          26. 烏蘭其木格:《網絡時代女性歷史的勘探與重構——以蔣勝男的“女性大歷史寫作”為中心》,載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編:《網文探微——首屆白馬湖網絡文學評論大獎賽獲獎作品集》,第119-120頁,浙江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

          27. 烏蘭其木格:《網絡時代女性歷史的勘探與重構——以蔣勝男的“女性大歷史寫作”為中心》,載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編:《網文探微——首屆白馬湖網絡文學評論大獎賽獲獎作品集》,第123頁,浙江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

          28. “莎士比亞化”的意義要點是:第一,文藝創作要嚴格地從客觀的現實生活出發,按現實的本來面貌反映現實;第二,要求文藝創作廣泛而深刻地描寫社會生活,正確處理人物和環境的關系,通過對特定環境中人物的真實描寫,解釋現實生活中的某些本質方面;第三,文藝作品應具有情節的生動性、豐富性,人物塑造要個性化,以及語言的明快、樸實、生動、富有生活氣息等等!吧勘葋喕弊钤缡怯旭R克思提出來的。1859年,馬克思針對拉薩爾的歷史悲劇《濟金根》的創作中不從生活歷史的真實出發,而從主觀觀念出發,向他指出:“這樣,你就得更加莎士比亞化,而我認為,你的最大缺點就是席勒式地把個人變成了時代精神的單純的傳聲筒! (1859年4月19日《馬克思致斐·拉薩爾》)。與馬克思寫此信的同時,恩格斯也針對《濟金根》致信拉薩爾,同樣向他指出:“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為了觀念的東西而忘掉現實主義的東西,為了席勒而忘掉莎士比亞!保1859年5月18日《恩格斯致斐·拉薩爾》)馬克思、恩格斯的話分別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四卷下,第340頁,第345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29.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下),第34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30. 如白燁評價《大江東去》時說:“阿耐把改革寫了,把開放也寫了。她寫了經濟,還寫了政治,寫了官場,還寫情場。這個場景是長鏡頭,真正要高瞻遠矚,胸懷遠大。她寫的不同體制的代表人物,是鮮活和真實的,是帶著激情和感情的,里面有感覺和溫度!倍拱昃W《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阿耐<大江東去>書評征集》,鏈接:https://site.douban.com/yufengshuguan/widget/notes/14030519/note/700643656/,2021年8月6日查詢。

          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