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
          《白鹿原》出版30年 印數逾400萬冊
          來源:封面新聞 | 時間:2022年05月06日

          文/張杰

          人民文學出版社組織舉辦紀念陳忠實誕辰80周年系列活動。

          陳忠實先生逝去6周年了,今年是他80歲誕辰。他“墊棺作枕”、嘔盡一生心血的作品《白鹿原》,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唯一擁有專有版權,出版發行已經整整30年了。當年出版之初,5個月內連續加印6次,印數60萬冊,一時洛陽紙貴、無人不知!栋茁乖烽L盛不衰,現在印數已達400余萬冊,持續被改編成影視話劇作品,包括北京人藝、陜西人藝的話劇,電影《白鹿原》,以及創收視率新高的77集電視劇,還有舞劇、秦腔等。這部作品的影響力持續振蕩,歷經時間的淘洗,成為當代文學熠熠發光的一顆明珠。

          4月28日晚,人民文學出版社組織舉辦了紀念陳忠實誕辰80周年系列活動第一場——“我把生命交給你了”;顒友埖搅税茁乖慕M稿人、人民文學出版社原副總編輯何啟治先生,《當代》雜志原主編洪清波先生與白鹿書院常務副院長邢小利先生參與;顒涌傆30余萬人在線觀看。

          感恩人民文學出版社及編輯 曾設立“白鹿當代文學編輯獎”

          1986年春天,陳忠實蹚過冰冷的灞河,坐上公共汽車前往藍田縣搜集資料,經過兩年的構思醞釀、材料準備,1988年開始了《白鹿原》的寫作。用8個月時間完成初稿,此后又耗時兩年精心修改,終于在1992年3月定稿。收到完稿的消息,人民文學出版社立即委派兩位編輯專程前往西安,從陳忠實手里接過了50萬字沉甸甸的手稿。后來陳忠實跟朋友說:那個時刻他好像也“將自己的生命交托了出去”。他回到家里等候命運的安排,對夫人說,如果不行就回家養雞,從此不再寫作。

          人民文學出版社沒有辜負陳忠實的生命之托,在最短的時間里完成了三級審稿,并立即向作者回復了審稿意見,高度肯定了這部作品的價值。隨后的編輯出版工作非常順利,人民文學出版社深知此書價值,專門召開了一場作品研討會,獲得文學界的高度好評!栋茁乖芬卉S成為暢銷書,人民文學出版社馬上跟陳忠實重簽合同,將原來通行的一次性字數稿酬合同更改為國際上通用的版稅合同,保護了作者的利益。

          30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一直跟陳忠實先生及子女保持著非常良好穩固的合作關系,是《白鹿原》專有版權的唯一擁有者。

          《白鹿原》一版再版,并被幾代讀者追捧和喜愛。201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策劃了《白鹿原》出版二十年大型紀念活動,將陳忠實先生專門請到北京,連續三天,記者的采訪排滿了日程!栋茁乖窙]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被淡忘,相反,這部作品的魅力歷久彌新。

          在《白鹿原》出版二十周年紀念活動期間,陳忠實提議由他捐資,從2013年開始設立人民文學出版社“白鹿當代文學編輯獎”,用于獎勵人民文學出版社在中國當代文學領域中作出突出貢獻的編輯。這是國內首次由一位作家以自己的稿費為編輯設立獎項。從這個獎項的設立可以看出陳忠實對人民文學出版社及編輯工作的尊重、感謝和鼓勵。

          寫中篇小說《藍袍先生》生發出創作《白鹿原》念頭

          陳忠實長在農村。高中畢業參加高考名落孫山回到村子,做過民辦教師。后來在公社當干部,整整十年。但他卻鐘情于文學,調入灞橋區文化館后,3年時間里,發表了30多篇短篇小說和特寫。1982年末,他調進陜西省作家協會創作組,成為專業作家。

          但陳忠實不僅沒有把家搬進城市,反倒從原來供職的灞橋區文化館所在的涵橋鎮搬回了甚為偏僻的老家。這一年他剛剛跨過40歲,回到老家,他一待就是10年,創作了《康家小院》《梆子老大》《地窖》《藍袍先生》等中短篇小說,并由《藍袍先生》引發長篇小說的創作欲望,經過兩年構思四年筆耕終于寫成了《白鹿原》。

          多年以后,陳忠實還感動于當初對白鹿原北坡根下祖居老屋這個寫作環境的選擇,“出于我的也許特別的心理,想找一個清靜甚至冷僻的環境,讀我想讀的書和非讀不行的書,尤其是需要冷下心來,回嚼我親身經歷的生活……”

          1985年夏,陜西省作協召開“陜西長篇小說創作促進會”,原因是連續兩屆“茅盾文學獎”評獎組織部門要求各省推薦參評作品,陜西省卻推薦不出一部長篇小說,原因不是挑選過于嚴格,而是截止1985年夏天,陜西新老作家尚無一部長篇小說創作出版。省作協對陜西新冒出的青年作家的創作狀況認真分析,結論是:起碼有一部分人的藝術修養和思想能力已經達到長篇寫作的火候,可以考慮進入長篇小說創作,需要“促進”一下。陳忠實回憶道:“我參加了這次會議,有幾位朋友當場就表態要寫長篇小說了。確定無疑的是,路遙在這次會議結束之后沒有回西安,留在延安坐下來起草了《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實際上路遙早在此前一年就默默地做著這部長篇小說寫作的準備了。我在會議上有一個很短卻很明確的表態發言,尚無長篇小說寫作的絲毫準備,什么時候發生長篇寫作的欲望,沒有任何考慮!

          然而,也就是短短幾個月時間后,伴隨著秋天的涼意,當陳忠實坐下來寫《藍袍先生》這部中篇小說時,卻從中生發出寫長篇小說的強烈念頭,“幾乎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個長篇小說此時尚無任何具體的內容!叭绻易畛醯挠跋,就是原上一幢鏤刻鑲嵌著‘耕讀傳家’的四合院的門樓,我想探知這門樓里神秘的故事!标愔覍嵲诨貞浶再|的文章中寫道。

          1988年春天,陳忠實在自己祖屋簡陋的書房里,坐在由鄉村木匠打制的沙發上,把一個大16開的硬皮本在膝頭打開,寫下《白鹿原》草稿第一行鋼筆字:“白嘉軒后來引以為豪壯的是一生里娶過七房女人!边@個時候,整個世界已經簡略到只剩下一個白鹿原……

          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