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
          四位上海讀書人居家期間看了什么書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時間:2022年05月06日

          文/張中江

          三月中旬以來,上海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防疫階段。一個多月的時間里,盡管我們從各種渠道獲取了眾多關于上海的消息,但還是沒辦法百分之百感受他們的處境。世界讀書日前夕,我們邀請四位正在上海的讀書人,分享他們在居家期間的閱讀經歷。他們是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黃平、上海文藝出版社副社長李偉長、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周立民和《收獲》雜志編輯吳越。雖然四人的閱讀情況遠不能代表整個城市,但其中的心態還是有相通之處。

          居家這段工作和閱讀有怎樣的變化?

          黃平:這一段時間,我個人的工作和閱讀倒沒有什么變化。中文系教師的工作,受疫情影響不大,反正在哪里都是讀書和寫作。講課有一點影響,我們學校處在封閉管理中。但我上個月學會直播了,把我講的當代文化的課搬到網絡上,講了幾次之后我也習慣了。

          周立民:3月中旬以來,我們基本上是居家辦公狀態。單位的工作肯定受到了很大影響,比如說我們巴金故居,很多展覽、活動計劃都不能按期付諸實施。但我們也做了很大調整。比如說我和同事在家里校對《巴金譯文集》的第二輯,收入巴金先生的10部譯作。還有很多同事一直通過網上云的方式,維護巴金故居的公眾號,向公眾推出很多講座和內容,始終保持著活躍的工作狀態。至于我個人的閱讀和寫作,可以說影響不算太大。我本人老實說是一個業余作者,都是在工作之外的業余時間寫作。所以平常不是太喜歡出去參加一些活動,總是保持個人讀書和寫作的狀態。這樣封在家里,正好也是個人寫作和讀書比較完整的時間。陸陸續續讀了不少好書,有新書也有舊書,也還了一些稿債。

          吳越:3月18日,孩子所在小學開始停課,從那天起我實際上就進入了“居家”狀態。4月1日浦西開始靜態管理,目前已經超過一個月。本來在理想狀態中這段時間是讀書的好時光,實際情況完全相反。從七點半一睜眼,忙著給全家做抗原測試,把娃拱起來洗漱早餐、上網課,做午餐和家務。孩子網課結束之后陪著做游戲,做晚餐,搶菜、團購、交流信息等極度耗費注意力。作為志愿者,還要負責點收、分發保障性食品物資。晚上要監督孩子完成作業,給保供防疫的先生消毒、熱飯……一天下來,只有勞動間隙能處理一些工作。深夜十一點左右,我才可以開始較專心地處理工作,到凌晨一點半入睡。這就是我的一天。

          在這30天里我常常有一種幻覺,就是時間失信于我,一分鐘不是一分鐘,而是十秒鐘,嚴重縮水。每個日子都像一粒包裹著橙色顆粒的透明膠囊,晨光連著晚霞,我在這同樣色澤的光暈之間來回拉磨幾圈,一天就過去了。在這種時候,我肯定是定力不夠,沒法凝神于虛構,也無法專注于非虛構,只有一種書是我還在手頭翻閱的,那就是自然科學。

          這段時間在讀哪些書?

          李偉長:居家惶然,除了看疫情數字,就看了幾本書,《白鯨》《沒有個性的人》《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黃平:目前在讀的書,是兩本文學批評方面的新書。不是對于具體作品的文學批評,而是對于文學批評的研究。一本書是國外的青年學者寫的,耶魯大學約瑟夫·諾思先生的《文學批評:一部簡明政治史》。另一本是國內青年學者寫的,華東師大中文系湯擁華教授的《文學批評入門》。約瑟夫·諾思的《文學批評:一部簡明政治史》從頭到尾,在關注文學批評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文學批評或者說文學研究,還能影響我們的時代嗎?他主要是討論國外的情況,主要是美國這幾十年來的變化。但他的問題意識,他對于“批評”與“研究”這兩種不同范式的討論,尤其是對于歷史化的一些看法,為我們提供了有益的參照。湯擁華教授的《文學批評入門》,是他一門課的講義。這門課是我們系的“金課”,口碑非常好。教材寫到這個程度,在知識體系上詳盡全面,同時也有很動人的個人風格,非常了不起。這兩本書也是文學批評領域的熱門書籍,現在很流行。

          具體的文學作品方面,我因為在B站上系統地講王小波,所以在重讀王小波的書,《黃金時代》《白銀時代》《青銅時代》《黑鐵時代》以及雜文集、書信集。王小波的書我每年都會重讀,他的書在我家屬于消耗品,老的版本真的被翻爛了,拿起來就掉頁那種程度。

          周立民:我的閱讀習慣是同時讀好多本書,而不是把一本書從頭讀到尾再去讀另外一本書。在家讀書時間比較多的話,早午晚可能讀的書都不太一樣。最近確實讀了比較多的書,但也有一個重點,都是圍繞本雅明來讀的。有一個很重要的書,也適合大眾讀的,四川文藝出版社和后浪去年推出的《不確定宣言》。它共分三部,分別是《本雅明在伊比薩島》《本雅明在巴黎》《本雅明在逃亡》。這是法國一個作家、畫家帕雅克寫的。整套書有九卷,前三部以本雅明為中心,其實是寫歐洲的知識分子在一戰之后到二戰期間的一些思想和個人經歷。作者利用本雅明的傳記材料,融入了個人體會,談到了知識分子的狀況、心態以及整個歐洲思想界和社會思潮的狀態。書里不光有文字,還配了很多畫。讀起來不沉重,但有很多沉甸甸的思考。本雅明被認為是“歐洲最后一位知識分子”,當然這個說法還可以討論,但他確實是代表了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特點。他最后自殺的經歷,沒有穿越過歐洲最黑暗的時光,他對世界和思想的關注,都很吸引我的注意。因為這套書,我陸陸續續翻出他從前的一些書。他有一本小說集《講故事的人》,是很多思想的片段。還有《作為生產者的作者》,漢譯名著里的《巴黎,19世紀的首都》,還有他回憶童年生活的《駝背小人》。還有《本雅明傳》,這一系列都找出來在翻。我在想他們的經歷,可能會給我們今天帶來的思考。有一句話蠻值得我們珍視的,尤其是做文學、人文研究的人,就是本雅明在《論歷史概念》里的一句話。他說“紀念無名之輩比紀念名人要艱難得多,但是歷史的建構,就是要致力于對那些無名之輩的銘記”。我想本雅明大概通過他的研究,不斷在發現這樣的生活。我還注意到他始終是一個對現實特別敏感的作家。他把現實與歷史的維度,建立在一起,是一個思考者。隨同本雅明,我又關注了當時名氣比本雅明還要大的茨威格。他的一部回憶錄《昨日的世界》。茨威格說,他們這一代人,凡是能想象得出的一切災難,從頭到尾都經歷了,而且還沒經歷完。他這部回憶錄寫完后大概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離開了人世。我覺得他這本回憶錄,對昨日世界的追思,除了展示他們不同的經歷之外,也給我們展示了人類世界的文明標準是怎樣的,人類世界的自然的或者說美好的狀態是怎樣的。當然,他在不斷地慨嘆,這些東西在被野蠻、被暴力所侵蝕、所剝奪的一個狀態。

          還有一個陸陸續續在翻、在讀的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的古典文學的大字本。我覺得應該呼吁出版社多出經典作品的大字本。這樣我們翻看起來很方便,省眼睛。人民文學這套書現在大概已經推出16本,都是中國最經典的作品。從詩經開始,一直到李清照的詞選。我最近在翻看的是《杜甫詩選》,感慨很深。書確實要不斷重讀。年輕的時候讀杜甫,比較向往“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勢,F在看杜甫,真的就是他詩里那句話“信有人間行路難”。以前讀杜甫的作品,總覺得那么多病、苦難啊,哪有那么多難事,F在我覺得到了一定年齡,會感覺很明顯。遇到很多這樣的情愫,既不可以表達又不可以傾訴,詩人只好寫到詩里面,我們多少年之后重新讀到這些詩的時候,尤其是有了人生酸甜苦辣的況味,特別能感受到詩人的困難、苦澀,甚至是艱難,生命里的沉重在里面。

          吳越:我現在在讀的書是隔離前下單買的一本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虛無:從絕對零度到宇宙中被遺忘的角落》。因為還沒看完,所以只能簡單說一下。這是一本科學文章合集,文章都不長,譯筆簡潔典雅,選題并不止于天體物理,還一視同仁地涉及化學、腦科學、器官、醫藥、心理、基因工程、材料學等?傮w來說,這些五花八門圍繞著各個學科里的“無”而展開的寫作不僅在闡釋科學,也在共同建構著一種哲學。創辦于1956年的國際性科學雜志《新科學人》倫敦分部于2010年底的一次專題策劃直接催生了這本書,而這本書的創意來源于1998年在美國舊金山舉辦的一次關于“無”的展覽。首篇《宇宙大爆炸》(當然,你肯定已經看過無數種對于“宇宙大爆炸”的闡述了),科學家讓時間撥回到宇宙誕生后的萬億分之一秒,讓我想起2020年春天在家讀的另一本書《雨:一部自然與文化的歷史》,從地球誕生5億年后的第一場雨——水蒸汽終于降落在冷卻了的地球表面上——開始寫起,那時我不能控制地淚如雨下,可能是受到了原初之水的感召。

          對于受過一定教育的人群,這本書里的知識盲區并不算多,它本身也無意于奇貨可居式的賣弄。但反過來說,我雖然喜歡讀,但也不一定就真的讀懂了。我也許真正喜歡的是它呈現的平靜、誠懇的齊物的態度——最終在我心里,轉化為一種特別的關懷。

          世界讀書日,想為大家推薦什么書?

          李偉長:推薦魏思孝的長篇小說《王能好》。他在小說里寫道:“他人的災難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們群情激憤,他人的災難接二連三來的時候,我們開始麻木到選擇視而不見!边@句話未必有多深刻,甚至可能是老生常談,但讀起來依然有力量,因為我們太容易忘記所經受過的一切。

          黃平:我向大家推薦一本自己的新書——《出東北記》。這本書主要分析東北文藝復興的幾位作家,雙雪濤、班宇、鄭執他們。我模仿“出埃及”的這個“出東北”,在這本書里的意思,是走出對于“東北”的地域想象,重建一種共同體的團結。我們知道很多標簽化的想象很頑固,東北人如何如何,西北人如何如何,南方人如何如何等等。我和朋友去KTV的時候,他們都建議我唱二人轉,我都已經習慣了。我覺得就像要走出對于東北的一些標簽化想象一樣,也要走出對于任何一個地方的標簽化想象。無論是大一些的城市,還是小一些的鄉村,每個地方的人都不是完全一樣的,每個人都不一樣。如果我們對和自己不一樣的多一些理解,各美其美,美美與共,這個世界會更美好。尤其在我們面對各種撕裂的今天,共同體的團結尤為重要。世界讀書日,讀書讓世界更美好。

          周立民:有這樣一個世界讀書日,可能是提示大家讀書。我一直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不認為只有在讀書日這天才大讀書、特讀書,讀書是沒有節日的,讀書應該日;,把閱讀變成我們生活里,和吃飯、睡覺、運動一樣的日常的行為,或者一種方式。閱讀很自然化到我們生活里,我們不特別對待它,但是它沒有離開我們的日常。我們用日常的心態閱讀古今中外的經典也好,當代作品也好,從閱讀里得到滋養。就像我們每天吃飯一樣,并不是每天吃海參鮑魚給我們營養,吃白菜豆腐同樣也提供營養。

          推薦我自己今年年初的一本書,叫《武康路113號:走進巴金的家》。這是一本寫巴金故居、寫巴金的家、寫他們一家人半個世紀以上風風雨雨的書,中國書籍出版社出版的。這個書做得非常漂亮,里面有上百幅照片,歷史的、現實的,有些照片非常珍貴難得一見。這本書講了巴金先生和他在上海生活過的14個住處的關系,他和上海本身的文化的關系。他在武康路113號這個家里,和家人包括太太蕭姍,在50年里的生活經歷,他們的關注點和愛好。書里有大的方面的描述,也有細節的描述,細節到一幅畫、一張明信片、一本書。這是一本通過巴金故居寫人和地之間,人和歷史之間,人和日常生活之間的一本書。我覺得尤其現在上海處在特殊時期,整個市民都在為尋求更好生活忍耐、奮斗、掙扎著,這個時候重溫前輩們風風雨雨的生活,重溫這個城市的歷史,我相信巴金先生經常說的一句話,春天總會來的。巴金先生在最艱難的時候,抗日戰爭的時候,他非常喜歡的兩個詞就是等待和希望。我覺得希望總是應該有的,總不應該放棄的。我希望通過這樣一本小書,一起等待,一起迎來希望。

          吳越:推薦一套親子書吧,畢竟現在一不留神就居家,和娃共處的時間大大增加。這代娃可能學科學習上不會特別厲害,但心理狀態、性格健全和動手能力可能會有向好空間!懊篮蒙顖D鑒系列”,漫畫繪本式的實用常識書。最初我買了《料理圖鑒》和《生活圖鑒》,娃看后非常喜歡,她催我買系列中的《手工圖鑒》,而我看上了《冒險圖鑒》,最后決定拿下全系列(除以上,還包含《園藝圖鑒》《飼養栽培圖鑒》《游戲圖鑒》《趣味實驗圖鑒》《自然圖鑒》,共9種 )。這套書目前在上海某物流中轉站已經停留了3個星期,但愿不久能隨著正常生活的回歸來到我身邊。

          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