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

          王奕璇

          我手寫我心,不羈真性情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22年04月14日 10:43:00

          寧波市作家作文書院  六年級

          王奕璇,一個渴望不羈的人,F就讀于寧波市鄞州區宋詔橋中學710班。性格固執,下定了決心就誰也動搖不了她的意念。容易感傷,容易興奮,自認為是個性情中人。喜歡張愛玲的小說,史鐵生的散文,張國榮的電影。經常默然思考。有人笑談她不說話時要么在寫作,要么在沉思。惟有文字,才能讓她這個少年臉上流出真正的輕狂。她常對自己說:“我要以文字,書寫我的生命!

          獲獎榮譽

          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2021年第五屆“板橋杯”全國少兒童話征文大賽一等獎

          2020年第十七屆“西湖杯”全國青少年文學征文大賽小學組小作家獎

          2020年出版人生的第一本著作《杏仁味的月亮》

          2020年第十四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二等獎

          2020年鄞州區中小學生“抗擊新冠肺炎的日子里”征文大賽一等獎

          2019年第十三屆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一等獎

          王奕璇訪談

          李晶晶【《少年文學之星》雜志編輯 】(下稱李)

          王奕璇【2021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下稱王)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你的送別》情感真切,令人動容,讀到尾聲不禁讓人淚目。但是你對情緒的處理特別克制,哀而不傷,恰到好處。說說你是如何把控這種寫作情緒的。

          王:《你的送別》是我對童年那場別離的釋懷。這篇文章,我是舒展地書寫的。這是一個人最真實的情感,那個孩子的悲傷,第一次親身感受到死亡。最真切的事物,表達自然含蓄。只有故作深沉的文字才會撕扯,才會做作。就像悲傷,我想一個人在街上大聲嘶吼,這大概不是真正的悲傷;痛苦面前,一切都應是無聲的。所以,我認為,寫作情緒不用刻意把控,真誠的作品自會沉默著打動讀者。

          李:你的參賽作品《留一盞燈》是真實的故事嗎?是什么觸發了你寫作的靈感?

          王:《留一盞燈》是真實的故事。我的外公外婆如今仍經營著那間旅舍。我其實一直想寫一篇關于這間旅舍的故事。旅舍是我的家,我在那里成長,看著旅客同外公外婆成為朋友甚至親人。外公外婆同那些人的關系好到可以讓他們幫著自己做飯甚至看店。那些旅客也很疼我,會給我帶禮物。三歲的時候我的手脫臼了,還是一個叔叔背我去醫院。我能夠呆在一些客人房間里,赤著腳坐在床上吃他們的零食。我想這就是一個很溫暖的家,那盞燈也在每個夜晚等待奔波的人們。

          李:《留一盞燈》中點亮的不僅是一盞燈,還點燃了溫暖,能和我們說說記憶中讓你感到最溫暖的一個時刻嗎?

          王: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對苦痛與愛是比較敏感的。溫暖的時刻有很多,親情啊,友情啊,說不出“最”。最近讓我感到溫暖的可能是前段時間吧,那時我的心情不太好,我的家人和好朋友,還有我的師父都在幫助我。一些發信息,一些打電話,還有夜晚的長談。被這些溫熱的手牽住,悲傷自會淡褪。

          李:人終將歸于塵土,死亡是每個人必會到達的終點,雖然很殘酷,但是每個人都要學會面對,你是如何看待死亡的。

          王:我很喜歡思考生死。我五歲的時候已經在思考死亡了。我想死是必定抵達的,而我們不能畏懼它。史鐵生老師說,死亡是一個必然降臨的節日。它是一個長長的假期。這一生很忙,你想著那個休息的日子一直在等你,就會很幸福。但誰也沒有權利讓這個節日提前到來。我們能做的只是在數十載的生命里書寫好自己的故事,以最自我的姿態活著就很好。我是有野心的,我想讓自己的文字比肉身更長久,在這片生長過的大地留下些什么。生命是很有意思的,一切都在回去的路上。我們從清明回到清明,皈依于土地。你看秋日的葉子安睡在土壤,春天的花又開得多么好。新生走向安息,安息又是為了新生。

          李:你有沒有特別遺憾的事情,如果有一次彌補的機會,你會做些什么。

          王:二年級時有件事曾讓我很遺憾,但現在我并不遺憾了,我認為這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如果可以回到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左右,我想對七歲的王奕璇說,我相信你,你要加油。你的悲傷,很多人與你一起分擔,未來還有好多愛你的人。那時候的你可以將這件事從容說起,你還在這里笑:“誒呀,那群大人太無聊了。不過因了他們的無聊,我提前看了看疲沓的俗人!

          李:有的人喜歡在清晨寫作,而有的人則喜歡在半夜碼字,你更喜歡在什么時刻進行寫作呢?

          王:得看情況。我的靈感與動筆的念頭來得太突然。對我而言,有靈感什么時間寫作都可以。通常我的靈感大都在下午與深夜來臨,有時像山泉一樣涌現,有時很吝嗇,只給我幾句話。沒靈感時會出去走走,看看書,不會寫文章的,F在我的文章進度很慢,開頭我已經思考一個月了,寫了撕撕了寫。我大都在書房里寫作,一寫就是一天,寫作的時候必須關門,必須有輕音樂。

          李:聊聊你近期閱讀過最喜歡的一本書。

          王:《我與地壇》是極好的書。史鐵生是思考生命極透徹的作家。他的文字亦有著舒適的腔調,他以最坦然的姿態洞悉人間,深愛萬物。我想我真正懂得《我與地壇》,可能還要二十年甚至更久。

          李:許多經典作品都是悲劇,有一些作品也是披著喜劇的外套,裹著悲劇的內核。你如何看待文學的悲劇性。

          王:我個人是很欣賞悲劇美的。我的挺多小說都帶著悲劇的色彩,我想世間是沒有真正的團圓美滿。確實,幾乎沒有一部經典是真正幸福地結束,文學的悲劇性映照的是最現實的生命。

          李:你現在面臨著角色的轉換,從小學生變成了中學生,你的心境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王:我能感受到青春強勁的來勢。許多好戲都在這拔節的季節上演。我認為自己應該從容地走向它,它的陰暗潮濕又或瘋狂叫囂。當然,初中的學習壓力會大一些,不過不影響,我仍會懷著創作的本真書寫下去。

          李:你覺得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是一個什么樣的比賽?你想對下一屆參加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的同學說些什么。

          王: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征文比賽有著很高的文學性,它給才華橫溢的少年提供了一個極好的平臺。是真正的公平,真正的高級。我想對下一屆參加比賽的同學說:“你走向這個舞臺,它會給你最好的燈光,最好的對手。而你,用盡才情,驕傲地展示自己的少年時代吧!”

          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track id="c2har"><progress id="c2har"><tbody id="c2har"></tbody></progress></track>

                <center id="c2har"><center id="c2har"><progress id="c2har"></progress></center></center>

                1. <noframes id="c2har">